讪笑草

“伟大的感情到处都带着自己的宇宙,辉煌的或悲惨的宇宙。它用激情照亮了一个排外的世界,并在其中找到了合适的气候。”

用自己眼睛看到的月亮与拿手机拍了半天的月亮是不一样的。我眼睛里的月亮是半圆的,颜色浅一点的那边像被削薄了的苹果片。而手机镜头里的月亮就是一颗高糊的小光球。

而这也许是我对于手机摄影有些绝望却又松了一口气的原因。镜头与肉眼所见是不同的。这或许令人沮丧,可却也增添了一点点诱人的不确定性。不确定性与意外,总是能造就出很多美。

于是我抓耳挠腮企图拍出的牙状月亮,说不定其实就是一颗会发光的皮球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