讪笑草

“伟大的感情到处都带着自己的宇宙,辉煌的或悲惨的宇宙。它用激情照亮了一个排外的世界,并在其中找到了合适的气候。”

一晃眼,土里正在晚餐的麻雀长得好像1只田鼠哦,惊得我一个激灵,立刻弹开三尺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