讪笑草

“伟大的感情到处都带着自己的宇宙,辉煌的或悲惨的宇宙。它用激情照亮了一个排外的世界,并在其中找到了合适的气候。”

身边有一株很宽大的墨绿缎子绿植,表层被淡淡灰尘裹起来,看不出本来的清亮,只是很沉默的样子。

意外使我想起了那颗适合呆在水底的鹅蛋大深蓝色玻璃珠。

很小的时候,它被我从外公的鱼缸里讨了过来,只是捞起来表层干了后,就只剩一层模模糊糊的皮,硕大饱满明亮的内里被藏了起来,急得我抓耳挠腮。我想像我爱的它,是在水底的模样,曾像幽幽泛着神秘蓝光的小块儿大海。


只是它再也没能有机会再次存在于水底,它在我炽热干涸的拥抱中,渴水,干裂,死去。


是我摔碎了它。我摔碎了一颗大海。

评论